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双拥共建 >> 正文

王肃开辟黑河的往事回忆

时间:2020-06-12 23:35:08  来源:

今天(6.12)是王肃牺牲74周年

王肃(1914--1946)原名王玉纯,辽宁省沈阳市新民县人。

1937年9月参加革命,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晋察冀第三军分区政治部、二团政治部、独立大队等单位的宣传股长、科长、政治部主任、政委等职。

1945年11月初,随中央干部团赴东北,任黑河地区中心县工作委员会书记、黑河地区人民自治军司令员兼政委。

1946年6月12日,王肃在参加省委会议返黑途中,遭土匪袭击,因敌众我寡,边打边撤到瑷珲后獾洞屯边的草房内进行顽强抗敌。敌久攻不下,便将房子点燃,王肃在烟火中仍坚持战斗,直到弹尽火燃,英勇牺牲,年仅32岁。

王肃开辟黑河时期与阿穆尔州苏军的二三事

黑河与布拉戈维申斯克隔江相望,是一衣带水的姐妹城,多年来,两市在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交流时间久远,取得丰硕成果。本文通过解密苏联档案,还原70多年前,王肃司令员在黑河建党、建军、建政时期率先与苏联阿穆尔州边防军取得联系,组建中苏友谊协会,建立黑龙江省政府与阿穆尔州的外交联系,苏方给以我军枪支、弹药、文化、救援等方面的帮助,对我军建政给以大力支持和帮助。

1945年8月6日,因担心日本投降,失去占领东北的大好时机,斯大林下令迅速出兵东北,目的是使东北地区继续成为苏联的势力范围和远东地区安全的屏障。

当时的黑河社会时局混乱,苏联红军驻守黑河后,对黑河实行军事管制,在黑河“萨哈亮”饭店设立苏联红军城防司令部。

1945年9月,王肃带领5名同志到黑龙江黑河开辟工作,他们秘密深入到工厂、煤矿、车站码头和农村,做好思想发动,动员青年加入革命队伍,参军参战。同年11月19日,成立黑河人民自治军司令部,王肃任司令员兼政委,王肃进驻黑河46天后,人民自治军发展到400余人。正当中共革命力量在东北各地蓬勃发展时,苏联碍于《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维护在雅尔塔会议中得到的诸多利益,通知中共东北局:凡长春路及沿线城市的中共军队必须立即全部撤出,凡有苏军之处,均不许有中国军队存在。苏军很快逼迫已经进入各大城市中的中国军队退出30里外。在这样情况下苏军对边境黑河地区刚刚建立的党组织和军队采取强硬态度,要求王肃带领的自治军司令部必须退出黑河。无奈之下,我军司令部于12月底撤离到距离黑河10里路的上二公屯,公安队撤到距离黑河东北5里的小黑河村。后经人民自治军司令员王肃多次与苏军司令部交涉协商,苏军同意共产党政权机关和少量公安部队留在旅俄华侨后裔刘全福家。

帮助中共缴械保安队

苏军解放黑河后,黑河市内的反动势力维持会策划建立以大队长范永昌等敌伪军、警、宪、特组织的“黑河保安大队”。他们无恶不作,对我党我军实行威胁报复。当人民自治军迫于苏军压力被迫迁出黑河后,反动武装看见城内我党力量单薄,在范永昌的带领下,被解散的保安队又重新组建起来。时任黑河办事处主任李冷斋、瑷珲县县长肖敬若与苏联红军司令部多次协商请求帮助,一直未果。司令员王肃、政治部主任岳林前去协商,再次提出:“保安队坚持反动立场,残害百姓,与我党我军对立,多次制造摩擦,考虑到我党我军实际情况和人民利益,从大局出发,请求苏军协助我们缴械“保安队”。1946年3月,在苏军卫戍司令部的支持下,我公安队顺利缴械保安队的枪支,消灭了为非作歹的反动武装,范世昌被苏军押往苏联,消除了在黑河的一支反动势力。

寻求外交援助,保障战争物资供给

王肃到黑河后,审时度势,率先打开对苏联系的大门,选派曾经在苏联留学,曾任苏联远东情报员,时任特派员的王玉与苏联红军取得联系,依靠苏联,建立黑龙江省政府与苏联政府的外交关系,保障战争物资的供给。据苏联绝密档案记载,苏维埃联盟内务部上将克鲁格洛夫递交斯大林、贝利亚的报告:“1946年5月20日17时30分,从满州的萨哈连城来的中国人王玉坐快艇到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区,送达了由人民革命军第八支队指挥员王肃签署的文件,王肃是黑龙江省政府全权代表,请求与苏联代表协商解决1、请给予黑龙江省政府武器、弹药、军队运送和文化训导(电影,广播电台,报纸)等方面的援助;2、与黑龙江省政府建立外交联络关系;3、与苏联商务部代表商谈用酒精交换布匹的事项。同时王玉还提出了54万的票据,用于支付从满洲往苏联装卸战利财务的人力费用。王肃请求安排与布拉戈维申斯克苏维埃政权当局代表见面。

这份保存在俄罗斯国家档案馆的机密文件,记载苏联内务部上将克鲁格洛夫向苏联最高统帅斯大林的请示,并向时任苏联元帅、苏联部长会议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贝利亚的请示。这是针对黑龙江瑷珲问题苏军的最高请示资料,也是目前历史学界发现的二战后中俄边境地区黑河人民自治军第一次与苏军联系的珍贵历史档案文献。

当年日军刚投降,我人民军队刚组建,部队医疗条件差、缺少必要的医疗药品和急需的作战武器、弹药等,许多士兵没有武器,黑龙江省政府无力支援,基本没有供应,只有靠自己解决困难。王肃希望开展黑河地区行政办事处与苏联商业贸易活动,力求用苏联人喜爱的白酒、酒精,换回部队急需的布匹,解决我军队布匹紧张等困难,争取苏军军事援助,解决部队物资短缺布匹紧张等困难,保障战争需求。

另据苏联边防部队总部档案记载,中将斯塔哈诺夫上报:“1946年6月3日11点30分,瑷珲县首长受萨哈连城人民解放军指挥部派遣,从萨哈连(满洲)城前来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防区提出请求:给予帮助,进行交换酒精布匹,建立萨哈连城与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之间代表交流的联系通道,组织中苏友谊协会并保障文学和文化教育器材供给,提供包扎材料以及抗击肠伤寒的、破伤风的药物帮助,允许把人民解放军部队指挥员王肃的妻子安置到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就医……

送信人说,在萨哈连城驻扎了人民解放军部队300人,在与逊河方向的国民党进行作战。由于缺少运送的工具,人民解放军负伤战士死亡比例很大。”

这是苏联档案记载王肃司令员生前与苏军仅有的两次联系。第二封信是王肃牺牲前9天派人与苏军联系的记录。翻阅历史档案得知,1945年5月20日,王肃派时任特派员的王玉到瑷珲县对岸布拉戈维申斯克与苏军接洽,请求合作和援助后,中共与苏军已经建立友好关系,苏军在上级的指示下已经同意给予我军必要的援助。

日军投降后,黑河满目苍夷、百业待兴,没有一条能载货的轮船,致使黑河特产运不出去,急需的粮食物资等运不进来,部队供应十分紧张。随着中共与苏军关系的不断发展,在文化生活贫瘠,缺少教育书本和教材的情况下,王肃力求通过建立中苏友谊协会,加强与苏联的文化交流合作,保障黑河教育文化用品的供给,提高我军民的文化素质,扩大受众人群,进行文化扫盲活动。

从这份苏联档案我们得知,6月初,我军就与土匪在逊克展开激战。因土匪来势凶猛,6月14日,瑷珲工委书记薛志侠带领3个连到逊克进行剿匪,由于缺少运送工具,我军伤亡人员较多。6月17日黑河保卫战中,我军被围困,部队主力在逊克剿匪,我军绕道苏联求救,在苏军帮助下与主力部队联系,苏联出动兵力,我军脱险。

这一时期苏军对中共的支持,遭到黑河反动势力的恶意报复。据苏联档案记载,1945年6月29日,内务部人民委员致苏联外交部人民委员英亚体育:满洲警察在苏满边界进行挑衅的报告:“6月26日9点30分,从漠河(满洲)警察局走出两名穿警察制服的人,他们在漠河城区东北方向的阿穆尔河岸边架设了两挺机枪,携带8梭子弹,往苏联境内(在赤塔州伊戈那什诺镇西北部方向2km)射击约26次。9点50分,警察收好机枪回到警察局。

布拉戈维申斯克成为我军的安全地带

1945年末至1947年春,黑河地区上起漠河,下至佛山有许多较大的土匪势力,呼玛的张伯钧、赵志民;瑷珲的杨青山、李云鹤;孙吴的张鸣九;逊克的刘山东,他们打家劫舍、残害百姓,多次对我军进行袭击围剿,王肃等带领的人民军队为保卫新生的民主政权,进行血战西四家子、激战大五家子、坤河阻击战等战斗。

1946年国民党反动武装的破坏活动日趋猖獗。1946年1月初,张鸣九、李云鹤匪团突袭驻黑河四嘉子的人民自治军二大队,由于我部队中大多是刚入武的战士,没有武器和缺少作战经验,“西四家子”战斗我军损失严重,二大队教导员杨国斌负伤被俘,壮烈牺牲。张鸣九、李云鹤匪部欲直接北上,一举攻下我上二公司令部。苏军得知此消息后,从海兰泡调来一支配有两门火箭炮、四门长管炮、几辆汽车的机械化部队支援我军。在苏军的帮助下,我人民自治军才得以保存实力。1月30日 我人民自治军司令部由上二公村迁至黑河东门外伪交通部大楼。

在我军与国民党反动武装作战阶段,由于我军医疗条件简陋,缺少药品,受伤战士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伤亡人数较多,苏军不仅给予我们军事物资和医药的援助,布拉戈维申斯克还成为我军伤员治疗养伤的安全地带。

1946年6月17日,土匪进攻黑河,黑河军分区首长决定护送即将分娩的王肃妻子马景明到苏联境内避难,18日战斗结束,马景明被从苏联接了回来,不久,产下一男婴。在黑河保卫战中瑷珲工委书记薛志侠警卫员及受伤的战士等在苏联医院疗伤,康复后回国参战。据苏联档案记载:1946年10月1日萨哈连市警察局长中国人常燕青(音译)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萨哈连驻防的政府官员岳林从萨哈连(满洲)来到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最后请求给予他们药品方面帮助并且让受重伤的人民解放军上校接受治疗。

1945年-1947年,我军多次护送伤员到布拉戈维申斯克治疗。当年我军力量单薄,土匪曾多次围剿我军,企图扼杀我新生政权,在危急时刻,我军采取迂回方式,绕道苏联,通过安全地带与部队联络、紧急部署兵力。1946年12月,土匪刘山东率领残部攻打西岗子、拉腰子溃败后,攻打瑷珲,当时敌强我弱,双方多日交战。据时任瑷珲中心区区长兼区委书记贾封五回忆:“土匪把我们围住了,我们的电话线被打断,和地委联系中断,我派公安队长林殿元同志过江,绕道从苏联到黑河向地委汇报。我们继续打了一天一夜,大部队到了,经过一天两夜的激战,瑷珲城保住了。”

据苏联绝密档案记载:“苏维埃内务部顾谢依(克鲁格洛夫)上报,1946年5月24日,在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区我边防军人拘捕了从满洲越境而来的中国人林殿元,拘捕询问得知,他是(满洲)瑷珲县警察局局长偷越到我方境内的任务是向我苏维埃军事长官递交瑷珲城自卫队队长薛志侠的信,内容是请求我方给予武器和弹药方面的援助。信里面还对苏联红军把日本人赶出满洲表示感谢。林殿元还透露,在国民党组建的对付人民革命军分队的部队里面有200名日本人士兵。布拉戈维申斯克市边防部队首长指示,把林殿元遣送回满洲,并告之,将把薛志侠的请求报告给上级指挥官。”

通过苏联档案资料我们得知:王肃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与苏军建立联系后,由于我军缺少必要的战斗物资,与国民党反动武装作战时,黑河人民自治军司令员王肃、政治部主任岳林、瑷珲工委书记薛志侠等多次派王玉、林殿元等人到苏联寻求援助。

在黑河保卫战的关键时刻提供援助

王肃牺牲前,黑河土匪势力猖獗。1946年 6月12日王肃司令员从北安开会回来在瑷珲松树沟与土匪遭遇不幸牺牲。6月初,我军与土匪在逊克开始激战, 6月14日,时任瑷珲工委书记的薛志侠奉命带领3个连去逊克剿匪,我军主力集中在逊克。6月16日,“光复军”杨青山匪部攻打西岗子,当晚,杨青山攻打瑷珲。6月17日上午杨青山、张伯钧等匪帮联合800多人,分乘12辆汽车,外加部分骑兵,从四嘉子攻打黑河。

据苏联边防部队总部档案记载:“6月14日,黑龙江省代表从萨哈连(满洲)城前来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防区告知:在萨哈连城里有人民解放军部队100名战士,现在被国民党部队切断了与瑷珲城及部队联系。人民解放军在逊河城区(在萨哈连城东南75公里处)执行任务。因此这位代表提出以下请求:给予他们快艇建立与人民解放军部队的联系;为避免国民党军队的射击允许其在阿穆尔河岸靠近苏联的一边行驶,在其中一艘悬挂红旗,前往瑷珲城地区人民解放军部队司令部首长处。”

这次黑河保卫战,敌强我弱,形势危急。王肃牺牲后、瑷珲工委书记薛志侠率部在逊克剿匪,黑河城里我军兵力只有100余人,有司令部一个排、公安队两个中队、机炮连10多个人及和平医院的伤病员。我军大部队刚刚离开,当日土匪就攻打我军且来势凶猛,我军司令部与东门外留守处、和平医院被分割,失去联系,黑河城大部分被攻占。黑河地工委副书记、分区政治部主任岳林一面派人过江,从布拉戈维申斯克安全地带向在逊克剿匪的省军区副司令员王钧报告情况,一面主持召开紧急会议,分析形势,制定作战方案。岳林指挥地、县干部及黑河军分区、省警卫三旅少量守城部队和伤病员坚守各据点,与攻城匪徒激战,在土匪切断黑河人民自治军与瑷珲人民解放军部队司令部的联系时,岳林派王玉过江向苏军求助。

我们从苏联档案还原当年黑河保卫战的激战场面:“1946年6月18日,苏联边防部队总部英亚体育:在萨哈连城发生的事件的报告:6月17日从11点20分在萨哈连城(满洲)人民解放军八支队与国民党军队进行了巷战,萨哈连城南部和市中心被国民党攻占。结果步枪、机枪子弹和迫击炮弹大部分射到了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区,流弹打死了一名在哨位上站岗的红军战士,重伤了一名妇女,一发炮弹击中了行走的汽车,有几发子弹击中了几个城市建筑物的墙壁,向阿穆尔河的苏联岸边射击时间8分钟。”

通过档案得知,岳林派王玉向苏军求助后,我军依靠苏军提供的快艇,快速与大部队及瑷珲城司令部取得联系,薛志侠迅速带领部队返回黑河,接应城内留守部队,在关键时刻,苏军出动兵力援助,在苏军的火力堵截下,我军保存了实力,消灭了土匪,最终取得了黑河保卫战的胜利。在杨青山攻打黑河之前,黑河四嘉子、大五家子、瑷珲、西岗子、张地营子都已经完成了建党、建军、建政,土匪杨青山的扫荡,杀了几个农会主席,初建的军队和政府被破坏,黑河保卫战胜利后,开始第二次建党建军建政工作。

王肃牺牲后,黑河地区所辖呼玛、乌云等地纷纷与苏联红军联系,消灭了土匪和国民党反动派,加快了黑河的建政步伐。回首王肃带领革命同志开辟黑河的艰辛,更加珍惜中苏之间的深厚友谊。

关闭

政务微信二维码